阿拉宁波网 首页 阿拉城事 民生热线 查看内容

逐梦民宿一场情怀的远足 听宁波民宿圈业者如是说

2017-8-31 08:48| 发布者: 第2天堂| 查看: 1327| 评论: 12|来自: 宁波日报

对步履匆忙的都市人而言,寻一处悠然闲适之地放空身心,听风看云,读书喝茶,纵情山水,入梦田园,可得浮生半日闲。于是,这几年,建民宿、看民宿、住民宿,成了热词,成了生活时尚


  夜幕下的“官驿湖居”(余建文摄)




  特色木屋(余建文摄)




  “文麓雅苑”民宿庭院(余建文摄)




  花墙农家客栈的特色餐饮(丁宁提供)




  追求童话的“心灵谷” (王珏摄)


  望青山悠远,听雨落敲窗,远离尘嚣,诗意栖居……


  对步履匆忙的都市人而言,寻一处悠然闲适之地放空身心,听风看云,读书喝茶,纵情山水,入梦田园,可得浮生半日闲。于是,这几年,建民宿、看民宿、住民宿,成了热词,成了生活时尚。


  从四明之巅到东海之滨,从甬江源头到市区近郊,宁波的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呈现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态势。下到几十元一晚,供背包族歇脚的农家客栈,上至标价两三千元一晚的精品民宿,不一而足。“开办民宿,是一种情怀”,很多创业者带着摆脱都市生活束缚的期冀,于青山绿水间圆一场民宿“梦”。


  今夏,暑气蒸腾夏日长,游客如鲫而来,让民宿“热”愈发升温,很多地方生意好到爆。既寄情山水之间,又轻松赚进了钞票,朋友圈里所晒的一幅幅风景美图,一张张宾客盈门的照片,演绎神话般的创富故事,让很多游客对民宿这一新行当充满了艳羡之情。


  但近1年来,民宿投资过“热”,面临市场洗牌的声音不时响起。


  用情怀讲故事的民宿,是否和看上去一样美?对于未来的发展,又有怎样的期待?上周末,记者走访了宁波多位民宿业主、从业者,从他们的视角,展示民宿业的另一种“神态”。


  花墙夫妻档“累并快乐着”的农家乐


  上周五下午1时,记者走进象山茅洋乡花墙村68号“沧海观兰”客栈。客栈由两栋由回廊相连的三层小楼构成,一楼过道摆了两张大餐桌。此时,一桌客人刚用完午餐。收拾干净后,客栈主人陈宜青和韩小伍夫妇才得了空,在厨房里抓紧扒几口饭菜。


  因为资源条件限制,在象山,茅洋从前属于经济落后乡镇,年轻人多外出打工,留在本地的,以赶海捕鱼居多。这两年,乡里大力发展乡村旅游,背山面海的花墙村凭借小海鲜和实惠的乡村客栈,一炮而红。


  陈宜青年轻时闯荡上海滩,当了20年木匠,也会驾船赶海,头脑活络。眼看周边的乡村客栈搞得风风火火,他下决心赶上这趟“旅游班车”。去年,夫妻俩耗资100余万元,将老房子拆掉改建成了有13间客房的客栈,“倾尽积蓄,又借了点钱,日夜赶工,才花半年时间就把客栈建好了。”


  花墙村的农家客栈属于最朴实的民宿,收费标准也是统一的,成年人180元一天,除了住宿,还管一日三餐。全村有38家客栈,如何从激烈的竞争中胜出?“要留住客人的心,先留住他的胃。我的经营理念,跟找对象是一样的!”陈宜青打趣说。在他看来,茅洋小海鲜是吸引客人来花墙旅游的重要因素。


  农家客栈住宿条件各家相差无几,干净、舒服就好,“一要待客热情,二要让客人吃好”,这是陈宜青总结出的经营之道。但要做到这些,着实不易。


  每天凌晨3时,陈宜青就起床,开车去丹城、泗洲头镇的农贸市场和附近的溪口集市采购新鲜的食材,在他的脑子里,食谱永远不固定。尽量挑选应季的海鲜、果蔬。天色渐亮时,客栈冒出袅袅炊烟,妻子韩小伍开始为客人准备早餐。夫妻俩还要打扫客房,烹制正餐,换洗下来的床单由陈宜青送到专业公司清洗。客人有啥问题,要及时处理……一直要忙到晚上八九时才能歇下来。陈宜青说,特别是最近一个多星期以来,客房天天爆满,每天要做三四桌菜,忙得脚不沾地。


  为了让客人吃得高兴,夫妻俩还琢磨出了“龙船大虾”“船家目鱼”等特色菜,常常海鲜大餐一上桌,客人们先拍照发朋友圈,给客栈免费打广告。辛勤的付出,换来的是一批批客人纷至沓来,让夫妻俩“累并快乐着”。


  采访当天,客栈住进了10多名大姐,她们是宁波和丰纱厂的退休职工,相约包车来花墙,特意体验农家乐。一位大姐说,老板夫妇很热情,住在这农家客栈,大家又找回了30年前同劳动同分享的快乐。


  陈宜青说,他的大哥也在村里开了客栈,兄弟俩正劝说二哥放弃赶海营生改开民宿。他喜滋滋地说,今年“十一”的7天和明年春节的4天,客栈的所有房间现在都已被预订了,估计一年做下来,净利润20万元。“的确是辛苦,但感觉很有价值!”


  “心灵谷”谷主演绎产业转型的“童话”


  从高速公路象山黄避岙出口下来,车行不远,拐过一个山包,白屿村“心灵谷”特色民宿便在眼前了。


  占地20亩的“心灵谷”有点类似小型的度假村,三栋模样有点奇特的小洋房被花丛包围,头枕碧湖。场院中间,有个小游泳池,边上建有烧烤场地。面朝大海处,还有一条百余米长的休闲回廊,置身其间,诸多烦忧顿时被海风吹散。


  谷主姚茂国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,一大早,他就在“领地”里巡视,帮着清洁工一起整理客房。老姚说:“做旅游,是我的第三次创业。”


  姚茂国是泥瓦匠出身,后来走南闯北做建材生意。1999年,30多岁的他回乡二次创业,生产新研发的沥青瓦材料。此后10几年,老姚的建材公司一直顺风顺水,并开发了石板瓦、地面艺术石等产品。


  几年前,象山开始规划全域旅游,禁用烧煤锅炉,沥青瓦生产也被叫停。姚茂国果断转型,把闲置的工厂空地和三栋员工宿舍改建成集吃、住、游、购于一体的特色乡村民宿。2015年春天,“心灵谷”开门迎客,一炮打响,当年被评为宁波市“四叶级”特色民宿,是象山唯一的一家。


  老姚说,“心灵谷”原本定位为大众化旅游项目,客房定价在每晚两三百元。两年多来,通过举办烧烤音乐会等活动,“心灵谷”声名鹊起,年接待游客数万人次。但老姚也看到了民宿存在的一个共性问题:空窗期长,入住率不高,投资回报慢。


  “民宿必须体现个性,要走家庭化的路线,提高附加值。”姚茂国迅速谋求变化。去年,他在场地中间新盖了两栋钢架结构的度假木屋,屋顶用沥青瓦和棕榈覆盖,样子很萌。度假屋使用模块化方式建造,内设餐厅、客厅以及4张床位,家具、电器一应俱全。“每栋木屋建筑面积85平方米,造价不到30万元,我们定价1500元一晚,春节时2000元,非常受欢迎。”老姚说,经过测算,预计2年时间就可回本。


  姚茂国说,搞旅游得精打细算,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。“心灵谷”走的是轻美式田园风,所有建筑由老姚一手设计,并大量运用了自家生产的艺术地砖和沥青瓦,以降低成本。倘若“心灵谷”举办活动,游客上千,他就调派工厂工人来帮忙。如此,一步步踏实走来,“心灵谷”的业绩逐年上升,特别是今年,客房收入大幅增加。而姚茂国把历年的利润又都投入到“心灵谷”的设施改造中,至今累计投入五六百万元。他说,如果按当下流行的“风投”模式来做,设计、施工、运营管理等全部外包出去,即便投入上千万元都建不成现在这个样子,想要回本盈利更是“遥遥无期”。


  “黄避岙是象山旅游集散第一站,特别是‘斑斓海岸’风景线的创建,为‘心灵谷’打造童话特色民宿和象山休闲度假目的地提供了难得契机。”老姚说,现在“心灵谷”已经入驻携程等旅游平台,向大众展示他的建材和木屋成果,实现二产、三产携手并进的良好局面。


  资深民宿女掌门“菜菜”打造精品,仅有“颜值”是不够的


  东钱湖下水西村官驿河头,新建成的“官驿湖居”民宿掩映在碧绿的水中。因为人手不够,“菜菜”被派来这里当临时店长。见到她时,“菜菜”一边忙着给客人订房,一边嘱咐两名店员备餐,在大堂穿梭来去,身边的两只手机不时铃声促响。


  “菜菜”本姓毛,老家在丽水遂昌,在宁波扎根12年了。“喜欢户外活动,喜欢烹饪,学过中草药,还在天一广场开过微景观植物店。”“菜菜”说,出于对大自然的喜爱,2014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上了四明山,正式进入民宿“圈”。如今,她在余姚丹山赤水景区公司负责旗下几家民宿的日常运营管理,是宁波民宿圈的“网红”人物。


  与大多数原生态民宿由业主自己投资、自己经营的模式不同的是,“菜菜”她们对旗下的精品民宿实行团队化、专业化管理。从木屋樵苏园、丹湫谷到山间小别墅山沁居,短短三年时间里,公司的民宿业务发展迅猛,“菜菜”所带团队业绩一路飙升,去年营业额近500万元:“我也说不清其中的原因,或许是刚好赶上了这一波‘热潮’了吧。”几年里,“菜菜”和团队成员主要是通过微信公号以及朋友圈的软文进行推广、营销。口口相传间,民宿的生意日益升温。


  山居生活,在游客眼里是轻松惬意的,但“菜菜”感叹道,经营民宿不但要忍受孤独,还要成为一个“多面手”。山乡老年人居多,而从山外招来的年轻人,往往干不到一年半载就辞工了。“菜菜”说,团队原本有5个年轻人,现在仅剩下了3人,“生意忙的时候,我就是个‘全能服务员’,既当前台接待,又要打扫房间、给客人端菜等等,啥活都干。”


  “做民宿,特别是中高端的,‘颜值’是第一位的,这是最大的招牌。”“菜菜”说,美景设计的格调是吸引游客的第一要素,但从最近一两年的态势来看,区域周边高“颜值”精品民宿越来越多。拼“颜值”后,还要比“气质”,在她看来,吸引到客人后,还要想办法让他们喜欢,方能“驻颜有术”。各种配套服务若不能跟上,未来的持久发展就会受影响。


  比如吃,就是困扰山区精品民宿的大问题。美舍与美食,两者很难兼得,这也是很多游客的“槽点”。在四明山区,若要采购好的食材,必须到余姚甚至宁波,往返至少数小时,即使买得到,新鲜度也大打折扣。“菜菜”告诉记者,公司聘请的厨师,原本说好做西餐为主,但实际操作下来,中餐、西餐以及面点得样样都会,加之原材料有限,几番折腾下来,“厨师都快‘疯了’”。


  不少创业者、投资人奔着“情怀”去做精品民宿,真正投入到其中之后,才发现困难远比当初想象的要多得多。“没有夜间生活,没有家的感觉和乡愁,只是参观一栋有设计感的建筑,很难让人留下来。”“菜菜”说,山间的民宿是实施自然教育的好地方,让孩子们实地接触花鸟鱼虫,感受大自然的魅力,但这种构想实现起来并不容易。


  尽管运营经验丰富,但“菜菜”说,“想开民宿”很文艺,“开民宿”很辛苦,如今,做一个主题民宿动辄投资五六百万元,且回报期长路漫漫。在她看来,精品民宿要活下去、活得好,必须要充分与周遭自然、人文景观资源以及业主的“用心”完美结合起来,塑造出独特的灵魂。记者 余建文 王珏

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宁辉二手车胡哥 2017-9-4 16:32
思绪
引用 13023766736 2017-9-4 12:19
路过
引用 13023766736 2017-9-3 16:35
路过
引用 爱下雨的向日葵 2017-9-3 13:07
路过
引用 宁辉二手车胡哥 2017-9-2 15:45
思绪
引用 13023766736 2017-9-2 10:26
路过
引用 宁辉二手车胡哥 2017-9-1 13:29
思绪
引用 13023766736 2017-9-1 13:01
路过
引用 夏至未央 2017-9-1 10:50
路过
引用 爱下雨的向日葵 2017-9-1 10:12
路过
引用 13023766736 2017-9-1 09:18
路过
引用 宁辉二手车胡哥 2017-8-31 16:28
思绪

查看全部评论(12)

文章精选
广告位招租
  • 阿拉宁波网 ( 浙ICP备12020218号 )
  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90242
  •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3-2017 CNNB.com®

  • 服务热线:0574-86800055
  • 服务QQ/微信:138574001、139578001
返回顶部